未央央

一个大写的钢炼厨和稻米/排骨我女神/越苏/瑜权/副四or一四/偶尔产文但没驾照不开车/欢迎各位小伙伴勾搭୧⃛(๑⃙⃘◡̈๑⃙⃘)୨⃛❤︎

【副四】花美男的养娃奇妙之旅3


#3 久别重逢
听着不远处咕噜咕噜的烧水声,陈皮不安的攥起衣角。
他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水烧好了,你去洗吧,有啥事儿叫我,嗯?知道吗?”好了,这个大麻烦现在从浴室探出头来,十分自然的向他笑笑,似乎刚才按着他打屁股这件事根本没发生似的。
陈皮挺怕这个男的,虽然他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没有当兵的痞气或者是杀气,一双桃花眼老是藏着笑意温柔的不行,但是下起手来太可怕了,就如同一张细碎却极密的网一般在光影闪现间就将对手牢牢的缠的无法透气。

张日山看出了陈皮的紧张,便没在往前靠近只是站在原地笑盈盈的看着他。这样的陈皮太好玩了:矮小不及只和他的腰间堪堪齐平,好久没修剪的长刘海贴在而额头上,耷拉着 眼角微微发红看着特别可怜。然而就是这样的狼狈样子,这个小不点还是恶狠狠的瞪着他。
不一会儿他就看到小孩儿缓缓的将重心移到了身前,警惕的盯着他,然后一个箭步“咻”的滑进了浴室,接着就是哗啦啦水溢出来的声音。
看着陈皮滑稽的举动,张日山没掩饰自己的笑声,走到书桌前坐下拧开了小台灯。此刻张日山的心里可没有他面上那么轻松。
张日山一直觉得陈皮的崩坏是从被二月红逐出师门开始的,这个世上唯一的对他敞开怀抱的地方和人,一下子都没有了,生活的绝望才逼着他拿起刀子做了杀人的买卖。
所以张日山想,是不是他能把把这一切都改变,再不济到最后这个小子孤身一人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是他张副官而不是码头上“一百文杀一个人”那块破牌子?
但愿可以。
张副官正叹着气,歪着椅子抖腿时候他看到陈皮颤颤巍巍的伸出被烫的发红的脚和裸露的大腿,瞬间春心开始荡漾。
在荡漾的同时,张副官不忘表面上沉下脸色,正气凛然的背过身去说道:“衣服放在床上了,换好了吃点东西。”
陈皮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小脑袋一边闷声拿起张副官的大背心和大裤衩默默地套上,然后一把拿过桌子上的熟食躲在床的一个角落上一边时不时瞟一眼张日山一边大口大口的嚼着。
现在陈皮大概八九岁的样子,洗干净后本来白白嫩嫩的肤色也显出来了,本来精瘦的脸被塞得鼓鼓囊囊,小小的眼睛正,宽大的背心挂带从小巧的肩头滑下来,松垮垮的搭在陈皮的胳膊上,被烫的发红的脚趾头因为紧张的不自然的缩起来。
看了一会儿,张日山僵硬的挪开目光在陈皮看不见的地方按住自己荡漾的心脏。
“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只要你问,我一定会回答。”张副官重新把目光看向陈皮。
陈皮鼓着腮帮子想了想:“你叫什么。”
“张日山。”对于一下子抓住重点的陈皮小友张副官赞许的点点头。
“张日山?”陈皮咽下最后一口鸡肉,面无表情的问道:“张日山,你**是不是有病?”
张副官:……???
持续的盯着又含了一大口面包的斜着眼睛看自己的陈皮,张副官心里那点荡漾顿时碎成渣渣。
张副官同志很生气,一把抢过陈皮的面包恶狠狠地扎上一个结放在桌子上,掀起被子冷冷的说:“吃饱了就睡,明天早上起来再给你买衣服。”
陈皮想挣扎一下,但是自知能力不够,就只能怨气满满看着面包被搁在桌子吞吞口水。
张日山撩开薄被揉了揉脸躺下叹了口气:“晚上你别乱跑,这不比别地,小心被巡逻的逮着关起来。”
陈皮心里冷哼一声,不自在的缩在床角里看着张副官自顾自的开始呼呼大睡,至于这个人睡没睡着他也不知道,但是他是睡不着,就环起胳膊把下巴搭在曲起的膝盖上开始发呆。


恍惚间陈皮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坐着睡好了。一睁眼看到月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进来,照亮了书桌上的小蘑菇灯,迷糊间能看到张日山那张清秀的脸,闭上的眼睛还是有点说不去的魅力。
陈皮活动了一下腿脚,让头脑清醒了一点,他不是没想过趁这个机会逃跑,外面的巡逻兵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陈皮缩了缩脖子吸了吸鼻子。
这里可以洗特别热的热水澡,还有有点油但是特别好吃的鸡腿和面包,还可以穿着干净的衣服,还可以睡在床上。
最重要的是,这个也不知道什么目的收留自己的男人,对自己很好,虽然他之前打他屁股,但是陈皮知道,这个男人压根就没有使劲,那种温柔,是陈皮从未感受过的。
街头小霸王陈皮,就被张副官的这一切给收买了。



【后面的话】陈皮小同学和俏副官同床共枕辣!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副四】花美男的养娃奇妙之旅2

花美男的养娃奇妙之旅

#2 一世畸零

张副官同志在得到重生后的第一天假十分的感慨,当即决定买了一张正版票去戏楼听一场戏决定去寻找陈皮小同学,一想到陈皮可能还要给自己端茶送水忍不住开心的握拳。

然而不尽人意的是,俏副官一直挨到最后也没看到陈皮。

“张副官,慢走。”女人温柔的声音打断了张日山的思绪,她细腻干净的眉眼浸透着温柔。

张日山连忙低下头尊敬的低声唤了一声,若不是确定了回到了十年前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亲眼送入土中又可爱又温柔的女人会再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依旧开心的笑着。

他在丫头要转身的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二夫人……二爷他收徒吗?”

丫头闻言浅浅的笑了笑:“二爷说过,今生不收徒。”

张日山有点尴尬的刮刮鼻子,点了点头转过身出了后门。

“爷,给赏点钱吧。”有个小乞丐坐在地上,见他出来低声说了一句,张日山正心烦意乱便胡乱的在兜里乱掏一气,“呼啦”把一大把碎钱撒到了小乞丐的碗里。

小乞丐和张日山都愣住,张日山感觉特别的肉疼,正想着能不能商量的拿回来点那个小乞丐却已经猛地跳起来跪在地上,一把用衣服兜住掉在碗里的钱一边疯了似的去抓掉在地上的碎钱。

突然这个小巷子就像爆炸了一样,从不知道那些角落窜出来数不清衣衫褴路的乞丐,都直直的扑向这个小乞丐。这是最常见不过的场景,一个乞丐得了钱,还是这种瘦弱的小乞丐一定会遭到疯抢,所以稍微好点的乞丐都会穿着干净衣服到人家后堂讨些钱来。

张日山蹙蹙眉,他知道这个小乞丐最后会被抢的分文不剩,但他不想管也管不了,反正那些钱是拿不回来了,所以打算赶紧一走了之,走得慢说不定还会被其他乞丐缠着。

正他这么想着,突然一个乞丐吃痛的大叫,脊梁骨狠狠砸在地上,张日山吓了一跳不由得站住脚望回去。

方才那个小乞丐踩在一个人的脖子上,两只胳膊交错在一起拉着裹着钱的衣服露出一段极白的腰身,两只胳膊上有几道被挠破的刮痕露出鲜艳的肉色来。

他垂下来杂乱扭结在一起的头发遮住了眼睛,但是那股子杀气却直直窜出来吓得其他乞丐只敢或佝偻着身子或趴在地上死死的瞪着他。

张日山不由得眯起了双眼,插在兜里的手也缓缓地攥紧。

“陈皮!”

小乞丐愣了愣,现出点迷茫的抬起头看着他,微风吹起他的刘海露出有点发红的眼底,“干莫子?”

张副官觉得满巷子都是自己如雷的心跳声,咚咚咚一下下敲的他浑身疼,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这个小鬼。

是啊……这副有小又可怜的样子实在是难认啊,但是那股凶巴巴的劲儿,他张日山可是永远都忘不了的。

“跟我走。”张日山一把抓住陈皮的胳膊,陈皮立刻猫下身子扫腿过去,张日山无奈的笑了笑一下死死的踩住了他的脚腕,随后一捞把他怀里的钱重新揣回自己兜里。

陈皮很气,他还没遇到过和自己过得去手,借着被踩住脚的力另一条腿也踹了过去同时另一只手去抢那人袋子里的钱。

但是张副官不会吹灰之力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狠狠把他扭了过去,衣服里的钱哗啦哗啦的倒在地上。

“小子……乖乖跟我走吧,嗯?”张日山垂下来头,贴着陈皮的耳朵低低的笑着,呼出的热气顺着陈皮的耳朵通入他五脏六腑。

 

【后面的话】张副官:啊太好啦 钱拿回来了!啊不找到 媳妇儿 娃了!

 

【副四】花美男的养娃奇妙之旅1


*老九门衍生cp副四 属性 腹黑温柔美颜张日山x闷骚三无小陈皮
*除了二月红和丫头固定夫妻恩恩爱爱走天涯暂不涉及其他cp
*此篇为张副官重生梗为了防止皮皮同学黑化掉的奶爸生活ლ(╹◡╹ლ)
*不虐!我们不虐!(๑•̀ㅂ•́)و✧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陈皮成长记和张副官养娃媳妇儿的小日常
*为了甜可能会崩掉本身的一些剧情 主要是对于二月红夫妻的小执念吧
*作者原著党+电视剧党 人物的颜均以电视剧为蓝本 顺便是个八爷厨( ↂ⃙⃙⃚⃛ ωↂ⃙⃙⃚⃛)
*可能长篇章节比较多 有错误欢迎捉虫
*请不要无授权二转哒 除了百度贴吧和菜菜说一下基本都可以
*【禁转贴吧】【禁转百度贴吧】【禁止转载到任何百度贴吧平台】转必究
*其他平台(非商用)和菜菜说一声同意后带上出处就可以哒~
*超长开头感谢可爱的你读完~

#1重生之诞
张日山清晰的记着那一天的情景,残阳烈火包裹着站在渡口的少年,被残阳拉得颀长的身影印在血迹斑驳的甲板上,晚风吹拂而起的发丝光影晃动。
真**好看……张日山心里暗骂一句。他刚要上前叫陈皮一声,但还没跨出去一步,那个人就已经转过了头来,生得小巧而白皙的脸颊溅上的血顺着颧骨缓缓流下,最终止步在裸露在外面小小的颈窝上。
触目惊心。
那个人挺木楞的看着他,张日山知道,那是一个花签子看待人的眼神,在这样的花签子眼里,所有人都是一个银锭,一个被支付来杀戮的银锭,张日山曾奢侈过自己会在这个人眼里有那么点不同……想着他自嘲的撇了撇嘴,发狠般的用力挠挠帽檐边的头发,扯开嗓子喊道:“小鬼!走不走啊!”
本没期待做出回应的人,突然如同梦中惊醒一般抽动了一下啊,拿着菠萝刀的手轻微的抖了抖,引得刃处的血珠也颤了起来。
“张日山……”他低声喊了一句,毫无征兆的勾起嘴角,连眼角都弯弯的笑了起来……

眼前突如其来的黑暗加上小腿肚子疯狂的抽搐将张日山抽回了现实— —一个躺在一米八小床上思春的寸头大背心超级美男子。
张日山望着天花板狠狠的叹了口气,回味了一下梦里那个人笑的眼角弯弯眉毛弯弯的好看模样,没忍住的骂了一句:真**好看。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一个打挺坐了起来,开始了他超级无敌花美男的一天。他揉了揉头发看了一眼墙上糊着的挂历,愣了好久。他还在消化这这件事:他来到了十年前。

几天前他跟着佛爷打拼时中了一弹,其实他都有点不知道打到他胸口的哪儿了但是真真疼的要死,他忍着剧痛翻到一个隐蔽处,他能感觉的血液带着热度快速的消散,抓都抓去不住,当他再度醒来就看到这个低配天花板,以及边上站着的不如他帅的兄弟,绝处逢生的幸运让他呵呵的笑着缓缓摸上胸口,然后他愣住了。
他以为自己糊涂了,蹭的一下坐起来,然后这一下他就觉得特别不对劲— —太自在了,这种感觉绝对不是一个中弹的人该有的。他一边撩起衣服疯狂找着伤口一边向满脸复杂看着他的兄弟问了一句:“我睡了几天?”
“几天?睡一晚上还不够你要睡几天?”白了一眼后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摸了奶不大!今儿晚上兄弟们祝贺你升职副官的事别忘了啊!东西你也赶紧搬到你那个新屋子里去……哎,有单间真好……”
真•张副官震惊的瞪大眼睛,脑子乱作一团,刚想要说点什么却被梗塞住了,他死死的盯着墙上的挂历,颤抖的问:“墙上的挂历啥时候的了?”
“今儿的啊?那兄弟迷惑的歪歪头给他看看攥在手里皱皱巴巴的旧日历,看着张日山越发阴沉的脸他咳了咳,“张日山同志啊,虽然在佛爷手底下干活是件好事儿,但你也得保持平常心啊!”
张日山在伙计出门的一瞬间蹿到日历前,眼睛死死的盯着日历上,攥起来的手几乎要钉入墙里:他回来了……不或者说是重生了一遍……但他确确实实来到了十年前!

回到今天,副官在认清他回到了十年前已经有俩礼拜了,他早早的搬到了单人间,一切都恢复了正轨,他还是那个也许可能大概也就帅他一丢丢的佛爷的副官,但是他心里又清楚的他却是一个留在在十年前光阴的人— —尤其是看到自己那张更加白皙更加帅炸天地的倾城帅脸时。啊年轻真好(*˘︶˘*),张副官同志捧着自己的脸心潮澎湃。
副官第一个就想到了陈皮那个小子,虽然不知道他的年纪多大但十年前的他肯定还是个孩子。 张日山费力的想象着陈皮小孩的样子,但这真的很困难,虽然这个小子白白嫩嫩的但是老是沉着脸,平时没什么精神但是总会不时爆发出杀意和戾气的眼镜都显得老成的不行,这样的人真的有小时侯吗?
一想到小陈皮凶巴巴但是小小只的样子张副官忍不住倒在地上打滚。
脑补害死人。


➜小可爱权儿~ 求公瑾哥哥陪打猎的小权儿

此身为剑之骨
此身为剑而生
钢铁为身,而火焰为血
血潮如铁 心如琉璃
手制之剑已达千余
纵横无数战场而不败
不知所失
未尝一次败北
亦不知所得
亦未得一次胜利
伴常痛以制诸兵,候伊人之来
在此孤身一人,铸剑于剑丘之上
了无遗憾。此乃唯一路途
那么,此生无须任何意义
此生即为“无限剑制”
此身定为“无限之剑”所成
#无理取闹占tag# #我要当正义的伙伴# #弓士大法好#

神雕侠侣233

肉仔仔:

我带着你

你带着鸟

我们去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你可一定要带着鸟啊【。

巳九:

2P请点开(龙猫梗之天朝版与正经东瀛版)

翻译如下:

白鸽巴士

大标题:隔壁的苏哥哥

宣传语:这样稀奇的生物还存在于廊州,也许。

(lo主直接把龙猫海报换汤不换药的改了)

还有天空之城梗过几天送上。